监制:刘惠芬

视觉设计:王旻

音乐:李登峰

主创:张磊(MR.CHANG)

==============

湖南卫视《嗨唱转起来》片头

 

 

 

(以下内容使用机器听写,可能会有转译不准确的词句,请大家发挥主观能动性努力理解,推荐打击👂听访谈录音,谢谢)

 

MXDIA:很高兴今天能有机会认识大家。之前张磊这边发了一个咱们新做的一个项目《嗨唱第二季片头》,应该是新做的吧。

张磊:对,国庆第二天。国庆第二天交的。 

MXDIA:此次主要是聊一下片头整个的创作流程,还有一些里边制作一些技术创意这方面话题,包括的团队的协作,现在整个包装这一块变化比较大。上次你们来是2018年,隔了几年,所以现在也不知道你们团队情况,也是顺便聊一聊你们现在的创作的流程是有什么变化。从开头开始,最开始咱们做这个《嗨唱第二季片头》项目的话,先从项目的性质来说,因为你们是算台里自己的团队,那么这个就面临一个问题,就跟一般的制作公司是面对甲方不太一样,你们在做的时候,谁来把握这个项目是符合标准可以交付了?

刘惠芬:只能是我了😄

MXDIA:因为你看本身如果是传统的项目的话,咱们的一般会有制片人对吧,甲方的制片人或者甲方的台领导,他们会来去决定这个项目现在是不是符合交付标准。那么像咱们台里内部团队的话,你在交付的时候,是完全是靠自己来掌握品控,还是说是也涉及到节目组或者是台领导那边的审核?

刘惠芬:讲一下流程。 我主要是对整个这个节目包装这一块,包括片头成片头,其实他节目包装一个具体的产品,它整个的一个执行的流程,这个东西的话其实是可以适用于从我们部门对整个湖南卫视进行的流程基本上都是这样一个操作的。你像比如说一个节目过来他要做整个节目的包装,然后中间有片头,那单涉及到片头的创意这一块的东西,我们首先会从整个对这个项目有一个具体的了解,包括这个节目的内容有什  么新的亮点,然后一些卖点,然后它的特色,然后最还有他的调性,这些东西我们前期会跟节目组进行一个问诊,然后问诊是所有的主创人员都要一起参与的,这样的话是保持一个信息的同屏。 

刘惠芬:然后根据问诊的结果出来了以后,然后我们会进行一个具体的创意方案的设计,就是主创比如说片头这一次就是张磊,他就会对这个节目进行一个片头的创意的一一个整理,然后梳理成具体的方案,我们自己内部先过审,过审的标准其实就是根据跟节目组的问诊结果的那几个维度,来判断他这个方案是不是符合这几个点。如果不符合的话,会跟他分析,一个是帮助他理解这个事情,二是跟他一起来探讨,觉得符合这样的话,我们具体会要用什么样的一个手法或者是创意去把它达成。 然后直到这个方案我觉得是符合了节目组跟他沟通以后的需求以后,我们会进一步去跟节目组去提案,说这个创意是这样的,然后在沟通的过程中间,然后去提取他们的意见,我们一般的话会给两个A、B两个选项去给节目组去挑选,然后确定中间一个他们觉得相对是创意方案是ok的一个思路了以后,然后就针对已经确定的思路,我们进行具体的一个脚本的细化。 

刘惠芬:脚本细化过程中间肯定会有一些,比如说人物角色造型,还有什么关键征这些基本上的环节,我们也会先出来,出来以后也是给我看看,我觉得大概差不多ok了,就给节目组。这个东西其实是要反复的跟节目组,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甲方,在这个链条里面,我觉得我们是乙方,节目组是甲方,我们会时刻的跟节目组去保持一个对接,以保证所有的执行是在可控和可预期的范围内然后去做,这样的话以避免到了最后去打返工或者是怎么的。 

刘惠芬:然后一旦我们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间,觉得我们之前的方案可能会要有一些调整,或者可能是比如说调整是因为具体的执行手法或者可能是因为档期时间或者是因为执行条件,可能会跟之前的设想已经通过的创意方案有差别的话,我们也会提前跟节目组去预警说出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可能要停下来判断一下,接下来我们要怎么走,还是继续走条路的方向的话,他会有哪些问题,然后他会需要节目组哪些配合。

刘惠芬:还有的话如果我们建议可能有更好的一种方法或者是制作手法同样能够满足,而且也是不增加什么预算或者是不增加人力成本的情况下,建议就是说是不是走走这一条,然后也是这种沟通的方式,然后让节目组去做二选一的去判断,然后选了哪条我们就走哪条。所以这个东西的话其实整个过程是一个相辅相成,就是没有谁为主去主导这个事情。 

刘惠芬:然后到了最后其实完成了以后,不管是音乐还是画面效果,完成了以后,我看一下我觉得大概基本上能够交片了,然后也是我觉得节目组应该我其实还是会给到一些空间去让节目组去去说话,而不是说我在我这一层就做到了100%,然后再去给节目组,因为我觉得最终用的东西是他们可能留个10%让节目组去看他们还有什么想要去,想听一下他们的一些观察员与细节上面的一些想法,我就觉得把10%给到他们就是了,所以这样的话,其实这个过程整个下来,我是觉得这个过程相对是比较科学的,因为毕竟东西出来最终用的是甲方,不是我们东西交出去后,其实这个事情就打了个结了。然后这样的话,包括台领导其实怎么讲台领导其实在这一块对我们的还是很信任的,基本上东西出去以后,节目组看了ok以后,到他领导那边都不会有太多的没有打过反扣,说我们做的不好什么的,因为在于台领导其实谈谈领导要考虑的是更大格局的东西,只要你这个东西符合整个政治导向没问题,档次上是符合湖南卫视的包装要求的,然后效果也是高品质的,他基本上不会有蛮太多的纠结于细节上的一些吹毛求疵或者是挑毛病,这一块谈领导还是很信任我们的。 

刘惠芬:所以基本上我们整个流程我应该说是讲得很清楚了吧。对,我稍微补充一下。 

张磊:基本上我们这边谈领导就像刘姐说得,台领导他们所关注的是他们层级的东西,然后节目组就是满足他们的诉求就好,然后至于专业上面,我们这边像我们这个组刘姐在做一个专业上的把控,大概这样三个成绩。 

MXDIA:明白,这样的话,其实你们这边整个工作起来,你们的对整个创业还有创业的方向,到最后执行各方面,还是对于一般外面的制作公司去执行这种项目的话,相对来说有更多的主动权。 

刘惠芬:因为我们还是很了解台里面的一个每个团队基本我们基本上团队的这些特点和每个字评论的喜好,其实我们都还是相对比较清楚的。因为每一个团队制片人他对某些东西的喜好,他是有很明显的一个风格的延续,所以这一块的话包括整个这些出来的东西是不是符合湖南卫视的药性,其实我们是心里是很有底的。所以对这一块的话,我们基本上做的都是环卫是自己家产的东西,所以这一块的话对调性保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这方面还是比较主动。 

MXDIA:之前有没有出现过那种给了A、B两个方案,然后结果两个方案都被毙掉?

刘惠芬:不能说是弊,我给两个A、B两个方案,哪怕他两个都不喜欢,我们也会去跟他沟通,就是认清楚他不喜欢的点在哪里,然后摸清楚能不能在A、B里面两个我们选一个你觉得ok的,我拿两个东西你好歹要认可一点东西,你不可能把我给两个你百分百的都不认可。因为这个东西必我拿到两个方案,这也是我通过你给到我的信息,我们消化过的结果,除非你两个都不行吗?要不就是你前期给的信息给错了,是吧? 

刘惠芬:如果前期东西给错了,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了。所以这一块的话还是怎么讲相互沟通,还是相一个相互引导的过程,我们会再去提方案的时候,我们会告诉对方两个方案的为什么会出这两个方案,它的目的,它的来由和它的一个结果,现在目前暂时是这样,就听听他们的意见,他是一个相互反馈的过程。

张磊:而且我们基本上出方案之前,就会跟栏目组会有那种碰头会议,大概了解他们的大概需求,根据他们的需求再去做这种方案,而不是说直接拿过来我们就直接做方案的

MXDIA:相比之下,如果通常是通过两个方案然后去操作的话,还是目的性还是比较强的,而且这个方向性也比较强。一般外围的团队去执行项目的时候,经常会去可能会有三四个甚至更多的方案提给客户,然后才能够蒙对一个方向。 所以这个可能有一个问题,其实湖南这边的话,可能很多节目大家对于这个节目的风格各方面,从制片人来说,他是非常明确,想要什么东西可能比较准确,我觉得是这样。 有一些节目,比如说做一些新节目或者说一些常规节目,有时候在做的时候,大家可能更多的是想求新求变,所以在一些制作团队再去给节目组做服务的时候,提供设计方案的时候,因为要突破要求新求变,反而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就没有那种特别明确的这种风格的延续,可能连节目方或者台领导可能都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所以就造成在提案里面会有些混乱,我想知道比如说咱们这边一方面是有更主动的怎么说更主动的创作的空间,可以去跟节目组相对来说更对等的去交换这种交换和交流这种意见,而不是说简单的去去迎合节目组的要求,这个是非常好的一点。 

MXDIA:那么在这种方式运作里边,就湖南卫视现在在风格或者方向上面,你们觉得在创作过程中,一般遇到像一些新的节目或者一些想突破的这种节目的时候,然后你们去找一些新的东西,一般会从哪个方向去入手?

刘惠芬:我觉得我们可以一会每个人都可以讲一下这个想法,从新的方面我先起个头。 我觉得新的东西不是说空穴来风,就是为新而新,我的新一定是基于节目组,你有什么新的给我,你能够刺激到我的一个这样的新,然后我再觉得从这个上面去做一些衍生性的一个东西,我举个例子,我可以举其他的例子,比如说年前我们开年做的操作存档。 陈老师那个新的节目,巧手神探的片头,其实那个片子我觉得做得也还蛮好的,就是完成度什么都蛮高的,而且那块的话其实作为主创张磊来讲,你应该说的蛮兴奋,我觉得你那个片头,至少我感觉是一气呵成的那种感觉。 

刘惠芬:片头其实他有一个创新点的话,其实也是节目组最在意的。这个节目组一过来他就觉得因为巧手城它是节目组,其实是在前期给他做了一个巧手世界观的架构。对,所以他就在跟我们讲能不能把片头跟他的开场去做结合,因为他说他的开场可能会从大屏幕转下来,这样的话其实在中间我们想我们这个东西其实可以把它把我们的片头作为他一个世界观的描述,由世界观虚拟的世界观,然后直接进现场,这样的话有一个这样的设计的话,我们最后其实是把片头的最后的落幅做成了一个巧手神探巧手之城的一个上空的感觉,然后他落在大屏幕里面,就感觉类似于好像是大屏幕整个巧手之城里面某一个工坊看出去的一个窗口,有一个城有一个房间里和房间外的这样的一个对比,我觉得这样的话其实也是很好地给这个节目由在播出线上有广告位,然后到开始进入,然后由我的片头直接把观众的事视线和他的注意力拉到现场,拉到大屏幕,然后再转到现场,他其实是在整个播出线的上面,视觉感观上面,是给了一个很流畅有很流畅的一个收看体验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的话是创新是很好的,它不是一个是说为创新而创新,或者是说为一个专门我要做一个很震撼或者怎么一个特效来做的这个事情,他新它是有功能性的。而我觉得这个新对我来讲我是最看重的,而且是对于甲方来讲他也是最重义的,因为这是帮助到了他的东西。 

刘惠芬: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对于新我想说一下这个事情,然后包括这一次的《嗨唱》吧。 《嗨唱》其实这个节目它是第二季,从上季的调性上面,其实还是延续一第一季的做法,我们如何在上面做出创新,然后跟节目组沟通的话,节目组觉得他的《嗨唱》的那首歌,他觉得第一季他唱的那首歌,他的第一季出来的比较晚,他其实是在节目当中的时候才炒火的,其实在前期宣传其实是不够的。这样的话节目组觉得他说第一季下来以后,他让观众记住了这首歌,让他觉得是不是第二季是不是好好的可以把这个歌做一做,我们就觉得这个歌做可以,而且《嗨唱》的歌他其实是很气氛是很燃的,给我们第一感觉就是那种像什么夜店轰趴,那种很洗脑很夜店的这种感觉,所以好我们整个的第二季的升级就是把质感往这种炫彩就是夜店风的这种感觉,我经常在跟张磊再说它的片头,我说你的片头就是我们即将进入一个很狂欢很夜店的一个轰趴,一定要给我把气氛做出来,然后包括后面的电子就是那个叫什么灯光电子扫屏,我说一定要是那种镭射的,然后我还把夜场的片段,我给他看这种镭射灯光是那种一一丝的魔幻的,我知道这种我一定要看的是那种进入夜场的感觉,然后包括在质感上也是要比第一季的要更加有质感,然后有那种高反,就这种把他的档次要提上去,就是那种卟呤或者是很炫的这种感觉。所以反正我就经常在他脑袋边上洗脑,一定要做出这种感觉。 

刘惠芬:所以最后还是片子最终的呈现还是效果还是很好的,包括音乐的使用,其实音乐这次登峰其实做了很多的细节在这个里面,但是因为可能是,比如说播放或者什么的,其实最终音乐的还原没有那么好,我们在他那个设备太好了,你在他的设备面前听他配的东西,所有的细节都会听出来,但是最后面播出或者是可能我们用手机去看,可能好多细节都已经抹掉了,我觉得这个也蛮可惜的,就是这方面我们的灯光也做了很多的文章,包括视觉这边,王旻也是的,就是怎么样去对颜色的把握和运用,我到底用这种夜店风或者是这种轰趴到底是哪些颜色会比较合适,其实它也是跟磊哥这边也是做了很多的沟通和一些交流,所以看他们其他三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王旻:从那开始?就针对项目来讲,我是负责整体视觉的创意跟最后的出片的一个工作。第一季的有前期其实也是我做的,在后面工作交接换了另一个同事,然后第二季的话导演组的需求其实没有别的,要比第一季更嗨,然后其他东西其实没有变,其实我在我看来就是整体做了一个升级。 

王旻:好,我在做视觉创意的时候,那就围绕着这个升级从哪升级?第一个是第一个是氛围,相对来说第一季的氛围还没有做到极致,我觉得这个氛围上有一个提升空间。第二然后具体实行下来。第一个是材质,然后光效,然后还有物品的细节的呈现上,然后包括整个场景的一些夜店的感觉,音乐的感觉,我就在制作的时候全部都要考虑。 

王旻:所有是基于据所有的创意之后,我就提了开创的一个叫什么?DJ台的一个概一个整体的场景概念。 我们设计图里面地面其实就是我用一个DJ台打DJ做的一个基础,然后在上面做了一些很有这种音乐感觉的元素,很多按钮旋钮,然后包括我把DISCO的一些材那种效果做进去,然后整体就呈现一个很非常有音乐嗨唱氛围的勇敢要开一个画面,然后同时在背景灯光上也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升级。 

王旻:其实围绕着都是这个概念,然后,还有什么?然后根据片头,我们俩一开前期会商量好,片头跟是觉得话风格会统一,我就会把我的一些想法跟诉求也跟磊哥沟通好,我们具体的哪些方面,片头那边也可以同步视觉里的东西做一些升级的。然后之后好像落幅那个部分的主舞台就是用视觉图场景,我们这边的工作方式基本上也是这样,视觉设计师会前期做一些工作,然后可以跟片头这边打通,就不至于说两边各做各的,最后搞出来可能会是一个有割裂性的东西,我们就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大家可能不说他可能大家看不出来,这是两个人做的东西。 

MXDIA:比如说在做美术前期工作的时候,你会考虑后期制作的时候工作量的问题吗?

王旻:会。 

张磊:对我刚刚想补充的一点。旻哥作为我们整个项目组的视觉,他首先是最开始的工作就是在他这边就是制作部分了,他会把整个项目组的视觉叫我们叫主视觉图设计出来,主视觉图一旦确定后面的宣传片,片头的风格怎么走,都是根据他主视觉去延展的,但是我们是相辅相成的,他不可能说凭空的去去发散跟想一个东西过来,然后就设计出来让我们做,他肯定会找一些参考,一些他的想法,然后跟我们后期会沟通看好不好实现。我们都是一直保持一个沟通协作的状态,有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可能到我们这边后期制作可能很难实现,我们就会及时的会给他踩刹车是什么之类的,我们都是保持一个沟通这样的状态。 

MXDIA:所以如果在前期做视觉做美术的时候,然后出现一些工作量偏大,可能会影响整个项目周期的话,然后你们会把这个东西提出来,然后在做美术的时候是避免掉这些东西,就是工作量偏大的这些东西是吧?

王旻:对会的,

刘惠芬:因为对我们所有的都会去进行沟通,包括节目组他提过来他也会有他的一些需求,他可能也会找到他一些他看重的一些视觉参考,他可能会拿给我们,他说我们要做这样的,我们就会跟他分析你做成这样,你必须要达到什么条件。 如果现在我们的人员时间精力可能有限,执行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我们换一种方式,比如说我们会,也是像我最开始说的满足,在了解他们的需求的情况下,我们拿出我们觉得认为在我们这个层面可以执行的一些想法去跟他们去做沟通,让他们去做选择,然后这个选择我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也是有理有据的去让他们去做判断,这样的话他们其实,因为讲白了他们拿过来的东西其实不用考虑怎么做的,但是必须我们要做的是动手做的是我们,所以这块的话我们得必须得保持清醒的头脑。

MXDIA:明白这片头里边我看了那些角色什么的,都是有意的去做成那种比较卡通的,稍微简化一点这种角色,是这个也是考虑到工作量问题吗?不是。 

张磊:工作量,你要说做写实的,他可能会可能工作量会大一些,但是我们的出发点不在这一点。因为作为一个片头产品,这个角色这一块而言,如果我们做写实的,他可能给我们带来的加分点,他不如这个抽象的概念性的来的更直接。因为一个写实的话,咱们CG区别于拍摄类的东西,就是它需要更夸张,更加的写意一点。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生动的灵活的人物形象,来展现一种这样的现场的氛围,过度的把它做得更具象,他反倒我们想要的其他的点他就会被他给稀释掉,所以我们把另外一方面我们希望这些形象更艺术点,更抽象一点,因为他毕竟是一个片头的偏设计点的一个产品,就这两点,所以我们就把它设计成了这个样子。 

刘惠芬:对,其实还是想基于整个片头的调性,让他更有设计感,然后更加年轻,更加好玩,更加时髦一点,所以如果太写实的话,可能会有点吃力不讨好,而且可能会限制了某些某些东西的展示,因为他会如果你把它设计的有设计感一点,天马行空一点,他可能想象力什么的会更加好一点,但是整个造型的形象,特别是三个主持人,其实还是怎么讲?对抓住了他的神似,就是每个那三个主持人还是一看还知道还是知道是哪个的,我觉得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三个主持人的话不一定很像他们,但是关键的特征还是是他们的,这样的话我们觉得是就够了。 

刘惠芬:然后这样我们对这个东西的话也不是我们拍板,就是说我们觉得这么搞就这么搞,这个还是基于跟节目组去沟通,表明我们的立场,我们想做这样的设计,然后我们也会给他看一些相应的参考图,让他们去做一个判断,让他们认可,这样我们才会去做。然后做的过程中间,我们也会把我们的人物的设计图,然后不管是素的还是最后的着色稿,还是三维寂寞稿,都会分阶段的给节目组去看,让他们知道这个形象是在可控当中的,最后就做出来就这样。 

MXDIA:怎么说,我不知道你们这种确认的话,一般会分几个阶段去确认? 

张磊:我们还是根据项目的类型不同而有所区别。 我们可能比如说同一个就《嗨唱》而言的话,我们可能有一部是省掉了的,就是像《嗨唱》这种,我们是没有分镜头表的,我们一般对,我们一般如果在拍摄的话是会有分镜头表。像《嗨唱》这种的话,我们一开始就是出文字的脚本,包括整个方案,然后第二步第二步就是人物设备,

刘惠芬:你还是画了一个手绘的分镜稿,很简单的。直接上了动态分镜?

张磊:对这个项目我们是直接上的镜头LAYOUT,同步上了形象的一个三维设定。这是第一步,就是制作部执行部部分第一步确定的,直接上镜头LAYOUT,然后等于整个片头的时长大概运镜了就已经出来了。一旦但是我们镜头LAYOUT的时候,人物的模型就是一个pose,没有动态的。一旦LAYOUT确定了之后,然后人物形象确定了之后,然后我们就分分两步的搭场景,调动画的调动画,但是我们第二步的动画只调关键帧不调中间,不调那些细则。然后第二步角色场景出来了之后,我们又会出一个细化版的就不叫镜头料了,叫这就叫小样了,就叫动态小样了。 动态小样跟美术图是同时看的,对。动态小样跟美术图确定的时候,好我们就开始渲染渲染,然后就叫成片。基本上像这个片子我们这边成片当时交出来之后,我们的监制了解就只提了两个意见,一个就是隧道那里,通道那里门可能过于简单,然后第二个三个主持人的形象,形象上面还不够,材质上面还不够出彩,就提了这两点,然后完了之后我们优化完了之后交给节目组审片,节目组没改,就是拿着需要修改的意见,另外同步把片子发给栏目组去审。然后他们的意见也差不多,基本上就是把这两个改出来了之后,最后就再优化了一下音乐,然后就播出了。 大概是一个流程项目。 

MXDIA:音乐这个部分是什么时候介入的?

李登峰:音乐是这样的,因为刚好其实是有《嗨唱》这首主题曲。其实这种主题曲的话,它本身是有一个很好的受众基础的,所以既然在今年做第二季的时候,如果作为宣传的话,你既然有一个受众已经有基础的东西,为什么不拿来用对吧?而且《嗨唱》它主题曲它本身它的音乐的感受氛围跟节目的调性本身就是非常贴切的。所以在家里其实他最开始做的时候,他也自己就意识到就是说用这首主题曲来做,其实熟的人也比较熟悉他的段落感或者是旋律什么,在哪个部分出现哪一些。然后我们只是说不停的做剪辑调整,把结构再做一些重构,比如说打乱一些顺序,本来是在副歌的地方,我们可能就是想让他早点的进入片头就嗨起来。 

李登峰:那就是在剪辑上面做一些这种常规的剪辑的调整。但是其实我们之前是做过很多次测试的,包括通过一些声音设计的方式,比如说最开始其实我们在穿进演播厅之前的镜头,那个声音是做了一个很特别的处理,比如说做一个事情,把他的频率做限制,让你首先是感觉在门外听到,然后再进入到演播厅以后的话,是一个起来的那种完全释放的状态。但是后来我们做个调整之后,因为在节奏上面就是导致这首歌不是那么的顺畅,但我们返给节目组听的时候,因为他们对这首歌肯定是非常熟悉,一旦有的东西你给一个熟悉的人,他不是按照他的习惯去听的话,他总会觉得别扭。所以最后我们的沟通又返回来,我们尽量保留就是歌曲的原结构,然后按照顺序去发展。 但是怎么去做一些辅助,只有通过一些声音设计的手法,比如说声音,所谓的EQ那些频段的调整,然后一些结构的微调,然后再就是加入一些声音设计,把氛围的烘托,然后再加音效,其实也就是这样。尽量去匹配片头。 

李登峰:但是其实我们做其实我觉得我们很大的一个优势的话,因为我们一个团队都在一起,张磊他跟我们都在一个办公室,所以我们的东西,因为很有可能比如说你外部的东西,你外包到外面去做音乐,他很难做到就是1和1的节奏。因为往往很多像TVC公司,他丢在外面做音乐,可能就是我发包出去,我的片子反正已经完成了,你帮我把音乐就学参考音乐做一遍或者怎么的,在这个层面上面其实有很难实现的问题,就是音乐它也肯定是顺着节奏旋律核心这些方面去发展的,有的时候你画面就卡在这个点,我没法动了,音乐你怎么做都不合理,所以这个时候音乐肯定是妥协的,但我们的一个优势,我现在音乐做好,我觉得这个点在这里就不舒服,那就是张磊你帮我想办法,你说把这个画面延长一点或者是往前缩短一点,我们先保证音乐顺在听觉上面顺,然后你把节奏点掐好,这样的话我们反复其实是倒过几次的,我最记得最后应该是第7版还是第几版,

张磊:混合到最后大的流程上面我可以补充一下,具体专业还是登峰老师讲,我这边镜头小样一旦出来了之后,我就会第一时间发给峰哥,我会让他帮忙把几个大的段落铺好,但是我会交代他,接口你不要处理,接口深一点没关系。 然后第二就是音效,你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铺,你给我把大调子铺出来,完了之后,你如果觉得这个地方镜头短了,或者这个地方镜头长了,我拿了他段落的音乐回去,我去修改我的镜头。对。然后我的镜头完了之后改完了,基本上刘姐这边确定了镜头ok了之后,好这个时候风格就可以开始把那些接口全部做顺,然后再把音效扑进去,音乐这一块我们都会有一个3~4个,正常不修改的情况下,都会有一个3~4个的来回的协作。

李登峰:这其实我们办公室出品东西也是很大的一个优势,因为都是在内部执行,所以有这个时间,然后可以相互的帮助就是说我来迁就你,你来迁就我,最后我们把这个东西就是做成声画合一。

MXDIA:明白,这个确实很有优势。 一般要是跟音在外面做音乐的工作室合作的话,可能一个工作室那边回来要求制作公司去调整动画会很困难

李登峰:对,这是很困难的。 所以外部的音乐公司有的经常比如说是我们也了解做广告或者做什么也好,你当然不看画面,你听到这个音乐非常不错,但是有的时候合上画面,你总会觉得有点节奏,什么东西不太对合不上,或者你本身音乐做的挺好的,然后发给甲方,人家合上去,他们的画面做点微调之后什么调整,它就可能是硬剪什么之类的。音乐就会怪怪的。所以这个东西我们的优势就在这里,你可以双方的来协调。 

MXDIA:如果你们在平时做比如说其他项目的时候,比如说从出美术创意这会开始音乐就开始有这种介入的话,那也是要音乐也是要提供多个版本或者说多多个方案吗?

李登峰:有这种情况,大部分是这种情况,也有的时候碰一条音乐感觉特别好,就定了没错的,然后大家一听 ok就它。对,因为我的感受就是说你其实做视频配乐,它绝对不是唯一的一条音乐OK的,很多音乐其实都是适合的,只是看你适合的他是不是大部分人所能接受所能喜欢的。因为音乐始终它是为画面去做一些锦上添花的工作,因为至少在目前看电视包装宣传这一块,声音这块虽然说它重要,但它其实我觉得还是在后面一点点做支撑的。 

刘惠芬:说到音乐我正好想补充一下。对,因为这个事情还有为了,登峰你还记得那时候做《神奇的汉字》的片头。对,其实也是蛮有特点的。《神奇的汉字》的片头其实是很轻巧,本身它的他片头是很视觉化,然后没有讲什么故事,很视觉化,然后很概念化的一个片子。然后他的配色和他的制作手法其实是很年轻很洋气的,但是因为最开始的音乐对接都是具体的主创人员去跟登峰来对接的,因为我觉得这一块的话,主创人员你必须要有一个整体的概念,我只是后面拿来看是不是符合调性,然后如果一旦我觉得有不好的,我可能会提出我的想法或者是我的一些建议,但是我是觉得这个事情我不能跑到最前面,所以一开始其实是主创去跟登峰沟通的,但是片子出来以后,听到他们登封给我听他们配好的音乐,其实当时也配了几版了。我总觉得只是对,但是没有让我耳目一新,也没有给这个片子的去加分,无论是在情绪上还是在整体的感受上,没有给我加分,他只是说就铺了一段音乐,而且这个音乐你说它他其实也是合上了他的剪辑点和节奏点的,他就是觉得不够耳目一新,不够让我也觉得眼前一亮。 

刘惠芬:所以后来我就想那怎么办?因为其实讲白了片头就是神奇的汉字的片头,你如果去了音乐,你只看他的画面,其实怎么讲你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但是没有让你觉得木心的感觉。所以我想我就跟他们讲,我说登峰我说这个片子的话,其实制作上面因为它也不是大三维,它就是拍摄加合成的大色块的一个片子,我说这个片子制作上没什么技巧,不是什么大三维的那种有特色有亮点的这种东西,我如果让他能够出彩,我可能更多靠音乐的去烘托了,靠音乐的气氛的渲染。我说这一块的话能不能咱们可以打破常规,按道理说,神奇的汉字是这种中国风,有没有不一样的中国风? 

刘惠芬:我不要这种一听这种大家都知道的中国风,我想要不一样的东西,说说说不定它可能不是一个中国风的音乐节奏,但是它的音乐出来跟这个画面配上,你觉得那种很洋气的中国风,我觉得这个也可以,因为我也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参考是什么样的,我只能是跟他描述这样的一个感受。后来我就自己在电脑里面,我自己就打开网易云就自己搜,就说我自己的歌单我也没事这么听,然后就是说我突然就听到有一个音乐是我不记得了,反正我觉得开场的那一段我觉得感觉很舒服很对调性。 然后我马上就拿给登峰听了,然后登峰听完以后秒懂我的意思了,包括后面我又拿出了另外一个片子,我觉得也是这种调性的。我就说我们分析一下,我说我觉得这个片子我们肯定不是说拿他的音乐来原始扒下来用,但是我会跟他们分析我看中的音乐它的给我觉得ok或者是符合的,他的具体的点是什么,我尽量的用我的文字去描述,然后我让给他看我看中的具体的东西是什么,然后他明白了以后他就去找,然后完了就出来音乐真的就很给力,然后那个片子基本上给出去一把过,然后节目组没有提任何的修改意见,而且觉得那个片子做得很好,他们也不知道好到哪里,反正觉得看上去很舒服很好很洋气,很时尚。对,我是觉得这样的效果才是最好的,对不? 就是说音乐这一块的东西,包括音乐最后点子出来了以后,是因为他选的音乐他是很有节奏点的,他是很动感的,这样的话就回到了我的主张的画面。 

刘惠芬:我就跟我的主创讲,我说你看那几个点你根本就没踩到,你一定要把那个画面的节奏给你踩到了,爆炸那种炸点才会出来。我抖音我也要踩点,所有的音乐它有踩点,你的画面为什么不能踩点,而且你这个画面又是这么动感的,你肯定要踩点,所以他然后我的主创元就拿到登峰的配音,配乐完了以后他就他就对那几个点,他就反过头来去修改他的画面剪辑。 

刘惠芬:对,所以它是一个相互配合的过程。因为主创他做画面节奏的时候,他肯定他的对于画面的节奏点肯定没有做音乐的强。所以说音乐出来了以后,音乐为主导,然后我的画面的动感的这种节奏点来配合,其实很容易的了。所以对我补充一下。

MXDIA:后边再聊一下《嗨唱》比如到执行的这个部分的话,全部都是cg动画来完成的话,美术做完……

张磊:然后我们去要做动态分镜,对第一步第不是还是搭的动态分镜。 

MXDIA:然后后面还会有下一个阶段的这种中间的确认的版本物料?

张磊:刚刚简单的介绍一下就是动态分镜之后,动态分镜跟那个角色形象是同一时间出来的,造型要造型,然后下一步确定之后就是做那个人物的动画跟场景的细化。 

MXDIA:人工动画场景计划这个部分是制作部分,我不知道您是团队做,还是说是你这边来操作?

张磊:主体部分还是由我在这里做。对,然后我这边有个帮手,有个帮手专门调人物动画这一块。对,他不过他用的是另外一个软件,然后他调的动画,然后我这边主体还是用的c4d然后像场景、镜头、材质、灯光这些还是我在做。 

MXDIA:到后边整个动画制作完成以后,可能渲染量也不是很大,我不知道你用农场吗?

张磊:渲染农场,用的农场渲染基本上是。对,我记得出片是一个晚上,就是白天把它全部提交渲染了,然后完了回家我第二天就可以过来做后期了。 

MXDIA:有那么大的渲染量吗?

张磊:有18个镜头

王旻:完了没看出来没数出来。

刘惠芬:你不是说有二十几个镜头了

MXDIA:晚上18个镜头差不多,里边就是渲染时间比较长的是哪个场景?

张磊:落幅的场景渲染比较长,好像是30多分钟,落幅的前一个镜头,一堆人那里就三个主持人在那里嗨,然后好多小人举手,但也没有很长了。

MXDIA:用农场的话,这个时间还是没办法达到那种没办法达提升到那种比如说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把它全都渲完,然后就进入合成环节?

张磊:不,其实单个镜头30多分钟就说完了,他是开比如说我这个镜头是150帧,如果你没有特定需求的话,他可能就开30台电脑给你渲染,然后就一针可能需要20分钟,然后你就算差差不多就几个小时渲染完了。如果你说我这个镜头可能特别急特别急,他就开150台电脑给你,就相当于你在你电脑上面渲染的,然后才150台电脑,每台电脑给你渲一帧,这样给你选出来的,所以说半个小时他也就帮你搞出来了。

MXDIA:所以你也是想回家睡觉,然后干脆渲染时间长点  

王旻:也没那么急。

张磊:对没那么急。

MXDIA:所以我觉得可能以后现在农场如果说真的这种效能非常高的时候,然后对对这种做非自动化后期制作这一块的话,他的工作压力还是蛮大的,因为你如果开足够多的节点,快速的去把这些东西完成了以后,你有可能就很快就可以进入后边合成那个环节了。好像还合成的输出是没有农场。

张磊:合成输出没农场,合成那部分其实还有点慢,有些镜头可能比三维渲染还久,有镜头层数比较多的话,可能光输出一个镜头可能都要20多分钟。

刘惠芬:*(*@#……((!@#( 

MXDIA:从你们感觉操作这种片头项目的话,因为现在软件相对来说软件比以前效率要高很多了,你感觉还有哪些环节是可以把效率再有可能提升? 

王旻:其实多维度来说就是我自己理解,硬件提升肯定一是一个趋势,往后肯定是以后还是会越来越好,但是如果从纯制作的角度来说,肯定是分工越细,效益越高。 一个人像那种影视类的操作流程,那一个人只管建模,另一个人就只管材质那些从流程上来优化整个效率,但是如果是人力资源不够的话,就没有办法。如果我们人数是基本固定的,除非就是一个他个人的制作能力的资历,对吧?他的做事的速度从这个方面提升,但是根源上的话应该没有太多的办法。

张磊:对科学上来讲肯定分工越细还是会好一些的。 比如说就拿这个例子来说,角色有个人去调,然后场景有个人在那边,然后这边有人控制镜头,那边有人打灯光是吧,同时可以进行的话。你现像现在这个情况只能分两步,那边帮我调人物动画,然后完了我这边要大场景,要建模型,要打灯光,然后还要去操作渲染。一般在外面的公司光渲染就有一个专门的人来负责。 

MXDIA:对,现在他们好多做那种做产品CG动画的那种TVC就是比如电器手机什么那些,确实渲染量非常大,而且对材质要求特别高。因为他们前一阵他们还在说说好多公司就是单独在招叫渲染师。我一开始他们跟我提的时候我也有点懵,我说为什么要单独招渲染师,做三维的不都会渲染,然后后来发现他们不是,他们好像是把才调材质和渲染,把这两个合并在一起了。

张磊:而且后期里面有一个特别费事的流程,估计很多人都会忽略。 像我们做CG的,比如说一个场景是不是,一个场景我主图就是一个序列帧,像场景复杂,如果分10个通道的话,我先不说把这个通道分出来,我这 10层我光倒进AE一个镜头就要倒镜头我就要倒十几遍,像这个片头如果有20个镜头,其实我就算当天渲染了,完了,我第二天来导,我基本上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在导文件了。

刘惠芬:上载是吧?

张磊:对,就把序列只能倒进上午,基本上工作量就结束了。 

MXDIA:后边比如说到交付里边,刚才音乐老师那边也说,光音乐这边就出了7版,我不知道你们像这种片头里边,比如说做完第一版小样之后开始交付到后边,包括音乐调整,整体下来这个片子大概等于是接近于成篇的版本大概有多少个?

张磊:这个倒没算过,只能出个大数据,大数据就是基本上我的LAYOUT版本一般都会有个二三十个的样子。 

MXDIA:二三十个。还是蛮多的。

张磊:大部分都是自己在那纠结了。对。

MXDIA:所以最后交付的时候,其实给到节目组那边看的版本没有这么多。

张磊、刘惠芬、王旻:只有1个。

张磊:基本上到第二十大几的时候才会给栏目组看。因为对我们内部要先达到专业上的一个水准之后才会发出去给他们审。 

刘惠芬:你比如说像张磊说的片头,他会有一个动态分镜的这样的文件,他可能在那一步他给我看一版,我觉得要调他可能要调,可能甚至在我这里可能调了三版,我觉得ok了,他可能才会给出去给节目组看,现在动态的到这样的一个程度,然后包括我们的内部审片版,他也可能出来到我这里可能也会要来喝个三四轮,然后三四轮然后到音乐那里,可能音乐他们可能音乐都已经对好了,我可能一杀过去可能甚至连音乐的主基调可能都换了,也有可能。 

MXDIA:好吧?到后面因为本身可能一个项目的话,这个周期还是比较关键的,《嗨唱》整个项目周期有多少? 

刘惠芬:整个项目周期你是说片头还是整个项目所有的。

MXDIA:片头,就是从项目下来,然后到最后交付。

王旻:有一个多月一个多月差不多。

刘惠芬:我看一下项目的话,我们项目启动是8月7号开始,我这里记的是56,我的56天是整个包括宣传片到片头整个的这一块的东西。然后至于他的片头,可能应该我觉得没有一个月,你有一个月你中间做了别的事情,其实他最终动手做片头的时候,做这个节目,他其实同时有三个项目在一起弄。 是吧?你818还没出来。不是818对吧?中秋跟亚龙,这中秋的话,后面不是你做的,但是前面也在搞。

张磊:对,我可能做这个项目的同时,另外会搭着做另外一个项目的策划了。

MXDIA:所以大概周期下来一个月肯定是有的。

张磊:纯制作成制作有一个月。

MXDIA:明白。效率还是蛮高的。 我不知道张磊这边你们这边情况,从你感觉现在做项目做这种片头这种项目做整体做下来以后做了这么长时间,你觉得C4D在执行这种偏重项目里边有哪些短板?

张磊:没有,可能,说实话可能我对C4D的一个掌握程度还不是很高,目前来说我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功能,我是觉得很欠缺的,只是说很多功能我还没有掌握,因为咱们同行之间我还是可以还是了解到很多,比如像烧麦他们还有他们那些做手机广告的,他们经常一聊这个例子,还是不如牛逼渲染,可能还是太超现实了一点,太超现实了,不能做出写实的来,但停留在咱们片头层级,目前来说我觉得还是特别牛逼特别全能的,目前我没有发现他没有我能,让我吐槽的地方,我没有发现他有欠缺的地方,对。 

MXDIA:明白,基本上应该还是按常规来说肯定是够用了。

张磊:对,满足电视包装足够了,对。

MXDIA:明白。没有研究点别的软件了。 

刘惠芬:我是觉得电视包装这一块,其实更多的话,它已经不是说仅仅纠结在技术层面的这种创新或者升级什么,他可能更多的是创意或者是你的想法。有时候你的创意好想法,你可能会用最简单的说法可能也做出来,也效果也还蛮好的

张磊:研究别的软件的话,像我以前用的就是另外一款软件,不过当时还没来湖南卫视,当时是作为个人学习的时候了,怎么说我觉得像我这个工作其实各种风格的人都有,你像有些人追求技术流,有些人追求镜头流,是吧? 像我的话,我先阶段还没有对我现阶段追求的可能是更偏节奏一点,就是讲我想对近阶段想学习的是偏剪辑这一块,所以没有过多的去学其他的那些软件,因为包括我们台里也有资源,就是说可以给你提供帮助,就是说你有相对平常不怎么常用的一些短板,你可以临时找到帮手,与其说你花个一年半载学会了一个软件,结果发现一年只用一次的话,其实还是得不偿失的。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更应该补的那块短板上面去。 

MXDIA:明白。 现在比如说从《嗨唱》这个片子里边,我们目前有没有出现过那种比如说我觉得比较遗憾的地方,比如说是有一个版本你们内部特别喜欢,然后但是到了节目组那边,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还是被改掉了。有这种情况吗?

张磊:有一个。而且也可以说了,而且最后输在哪里?输在硬件上面。 我们就刚刚登峰老师说的音乐为什么有7版,其实第4版第5版我们这边是很满意的,因为以往我们的片套产品都很顺,包括像N3比较流行的那一段都是一气呵成,一个调性到底,然后一镜到底那种感觉。然后完了之后那几年风靡的时候,我感觉这几年片头我觉得还是有一点点节奏在里面。我们一开始就设计了一个缓慢的进入,然后跟快速的4趴之后,再有一个人出来点点燃全场,所以说我们的音乐就大概会分一个两个节奏。应该说三啪中间有一个衔接的,比如说前面再进入主舞台之前,我们的设计就是一种我在外面听到一个大楼里面演唱会的感觉,但是我又听得不是很清楚,那种闷闷的感觉,然后就在一连串的亮灯,然后摇干跟起跳开门也好,一连串的快速的响应之后,这个时候主音乐再响起来,主音乐再然后再进入我们后面的这一个热闹的这一趴,就相当于分为三趴。 

张磊:然后那一版音乐我们特别满意,包括登峰老师,包括我们的监制,结果可能最后输在了什么?输在了苹果手机上,我们发过去的小样,重低音部分手机没有,完了之后,对因为这是我们这边审片是什么设备,就是专业设备。

李登峰:我们电视机前也有,但是现在有的审片,他就是用手机看手机

张磊:对完了之后他说我们这么热闹的一个场景,你前面完全没音乐,然后又后面突然又有音乐了,就是说用手机上听就这样子的,后面连夜改了一把,前后都铺了音乐,但是我们主观上还是把前面压低了一点点,在那种声音想要吐出来,但是又听不进那种闷闷的感觉。整体来说,这版也不是说不可,也还行,只是说如果要我们选的话,可能分数会更高一点。

刘惠芬:我们之前版我们是有设计的,完全是根据画面的创意了,一开始在室外,然后到进入楼道,最后门一打开声音扑面来,就是这种调性,但是因为最终审片是用手机听我最开始说的很多这种细节上面其实是没有很好的呈现,所以最后面就妥协了,他们想让扑面而来的那种热闹声可能再早一点,所以应该就在那边调整,

李登峰:对的话,我觉得这个东西跟他们太熟悉,这东西也有关系,他们有听觉关系,他们已经很习惯了要那么顺的东西了。

刘惠芬:就他们想要他的东西尽早的早点进入,但是对这个东西两两方面的,所以也是我开始说的,我会给到节目组一边去选择,只要你的题的修改意见对我的片子来讲是大的方向是不会有损的,就是ok我也接受,就是最后出来其实最观众他可能他可能听不出差别。 最后面纠结可能是我们自己

张磊:硬件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相互之间诉求的一个差异,因为我作为这个片子的主创,我可能更偏向更侧重的就是这个片子的节奏,就是三个段落的节奏,我可能对主题曲的感情就不会那么深,所以我觉得主题曲ok就好,但是重节奏可能到了栏目组他们那边,因为对主题曲已经抓了很久了,所以说他们对耳熟能详了,所以他们可能一开始就听出了主题曲的问题,反倒忽略了节奏上的问题,所以这是双方的一个诉求的不一样导致的一个原因。 

刘惠芬:但是调整最终也没有影响大的情绪,所以也是ok的。这是我们也是把我们的想法跟节目组沟通了,看他们做个选择。 

MXDIA:这个其实最后的意见还是说是节目组那边为主导,你们还是没有忽悠成功是吧? 

刘惠芬:我们不是忽悠,我们只是表明我们的表明我们的专业态度,专业态度,对,而且也表明我们为什么这么做,至于你接不接受或者你认不认同,因为你毕竟是甲方。

张磊:对他还是甲方爸爸,对。

刘惠芬:因为你不敢他有可能他就会觉得不播或者怎么的,也可能最后也会播了,但是他可能心里会不舒服。所以对于这种事情我就觉得只要不会影响,比如说我真的是改成他这个样子,我的片子可能就变成了只有90分80分了。 如果我或者说我改了那样,可能听出来也可能就是90~95的差别,其实对绝大多数人来他其实是体会不到的,这个的话我就我可以往后退一步,就对我相信如果是商业上这个事情可能会更加能够理解,如果是商业操作,只是外面公司去操作这个事情,我们内部的可能会坚持一下,因为我们毕竟是专业部门,我们去争取一下。 

MXDIA:我们现在像这种项目,比如说交付以后,我不知道你们会对所有的制作的这种物料各方面去做一个相应的管理吗?比如说是类似于入库这种的。

王旻:会有会的,所有项目的所有产品我们都会归档。

MXDIA:一般归档的话是你们一个是有规范吗?还是说是各自把各自的文件打包就完了。

张磊:我们会统一各自打包之后会统一上传到服务器上面。

王旻:内部服务器内部有一个资源库,对。 

张磊:我们做系统入库肯定还是方便,以后项目,然后同事之间能够相互的一个资源的合理利用。比如说像这个片子,我第二季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来,主要的对亏,第一届的那些数字资产还在,有些场景可以调出来,还是可以继续用。

MXDIA:现在已经是有一些项目他说都在利用之前前期的一些项目的资源,

张磊:再能够使用的情况下是这样子的。

王旻:偶尔会有的是比例不会很大。

刘惠芬:我们的现在的项目归档的东西,可能更多的是一个留底备份,是这样的一个考虑,比如说经常可能会你说这个项目它可能这个节目还在播,可能它的冠名换了,中间可能换个颜色或者一个什么可能拿出来修改,你有个备份,那你就修改,对我们来讲很容易了,效率会很高。 然后还有一个它的再利用,比如说有一些项目,它可能跟这个是同类型的,它他可能要短期内要快速出片,我们又不可能说去重新做一个什么其他东西之前做的一些东西,哪些可以修修改改,又可以变成一个新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可以从我们的库里面去找到可以去用的。 这一块包括有一些比如说我们台里面,比如招商或者做一些七七八八的片子,或者是比如对外的这些东西,它都是需要这些资料去去做的,这种,只有我们有别的地方是没,你也不可能从节目组去,节目组那边他也不会去备份。所以这块还是归根结底还是到我们这边去做这个事情。

MXDIA:最后再聊一下。 你们就这个项目应是没有外围团队是吧?

张磊:没有外围片头部分,没有外围团队,有个人。 就像我刚跟您介绍的说,可能有一两个帮我调角色动画的。

MXDIA:如果是觉得动画这一部分的话,比如说有外围的团队介入,你现在到后期刚才说的项目的这种归档这种问题上的时候,外围协作的他们所完成的一些文件,也是需要拿进来跟你这边合并,在一起,然后归档。

张磊:对,我们是完整的项目归档。

MXDIA:明白。这个还挺好的。总的来说还是至少到目前来说是对提高工作效率还是一个比较有效的方法。

刘惠芬:对。 

MXDIA:行,好的,今天聊的也不少,非常感谢几位老师。都1点了,耽误你们吃饭了。

刘惠芬:没有了。

MXDIA:非常感谢。拜拜。

 

======================= 

感谢湖南卫视形象部老师,能感受到这是一个非常专业而且敬业团队,关键是大家都是很开心的状态。